最新域名 www.sewo999.com 网址发布导航 www.2011ks.com

【青春FOOTJOB】【完】

加载中

本帖最后由 中国移动√ 于 2009-9-12 17:53 编辑

相识相爱(一)
小玫她是我的女朋友。

北京某大学的分校,校园不大,环境很好,以前是帮助各大单位委培外语人才的,有很好的设备,由於新的一年已无委培任务,於是学校将和外语有关的专业移到这里上课。

90年夏末的一天,我嚼着口香糖、听着崔健的歌,第一次走进了我的大学教室。那天应该是去登记、领书的。进教室前我就在想∶大学同班应该有几个漂亮女生吧!可别再像高中时那样不堪回首。

可一进门,我就失望了,屋里只坐着一个男生,两腿翘在桌上,叼着根烟,寸头、小眼睛、高鼻子、脸上有一股痞劲。他正眯着眼睛看我,我和他对视了一眼,立刻就知道他不是善茬(北京土话,意为不好惹)。为了避免产生敌意,我把对视变做了微笑。

“嘿!”

“嗯。”他也向我点头。

“这是90A班吗?”我问。

“应该是吧,你也是这儿班的?”

“对,怎麽没人?”

“不知道,你听什麽呢?”

“崔健。”说着我坐到他身边,分给他一个耳机,而他也递给我一支烟。我们边听边聊,他叫小义,大我一岁。崔健的歌使我们迅速成为朋友,当“花房姑娘”响起时,我俩同声唱起。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哦!”唱到这里时歌声嘎然而停,因为从外面走进了四个女生,直到现在我还敢发誓,那是我见过的最丑最丑的丑女四人组!“姑娘”两字唱不出来,被我俩生生咽进肚内以至呼吸不畅,大声咳起来。我俩相互对望,突然忍不住放声大笑。这笑声至少持续了一分钟,小义由於两腿翘在桌上笑的失去平衡跌到了地上,而我也因笑的肚子疼而趴在课桌上。四个丑女看着我们狂笑有些不知所措,而其中一个皮肤较黑的丑女似乎明白了我们在笑什麽,她用憎恶的眼光看着我们然後转头拉同伴坐下。

任何人在狂笑时都不会好看,至今我也非常幸运的觉得如果小玫早进教室半分钟,见到我的第一印象是我狂笑的丑态,可能後面也就不会有那麽多故事了。

在我们狂笑声渐止,我脸上笑意即将消退(後来小玫对我说,正是这似退非退的笑容电到了她),我的头从课桌上抬起的时候,伴着清脆的脚步声小玫走进了教室。实际上她第一眼看的是小义,也难怪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小玫看到小义的样子,也忍不住抿嘴一笑,而当她微微转头看到我时,笑容明显的凝结了一下,她的眼睛似乎也闪了一下。这也是我对小玫的第一印象,一双闪亮的黑眼睛。不等我再次捕捉她的面容时,她已找好了一个座位转身坐下。

虽然未看清她的面容,但我已肯定这是个美女。我开始以一个标准恋足者的眼光从背後观察她∶平底白色船型皮鞋、透明丝袜延伸至及膝白底碎花裙内、淡黄色丝质无袖上衣、仍残留一些烫过痕迹的黑发散散的搭在颈後。

第一个结论∶衣着清新,雅致流行,为之眼亮,衣着气质不错,家境也应不错。

由下到上看完一遍後,眼光再转回。由於船型皮鞋的缘故,只能看到部分脚面,“为什麽不穿凉鞋让我看到你脚趾!”我心中暗喊。丝袜包裹下的足踝若隐若现,小腿肚沟画出的曲线让我目眩难以形容。(多年後乔丹在总决赛第6场投入职业生涯最後一球的曲线又让我目眩的想起小玫的小腿曲线,也许类比的不够恰当。)“嘿!看什麽呢!?”小义拍了我一下,并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收回目光,小义已从地上起来坐到了我身边,他低声说∶“这妞不错。”

我看他一眼,随即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也是我的一贯作风,在他人面前隐藏自己真实喜好)。可这次却被小义识破,他低声说∶“装、装、装、装什麽你!眼都直了,下边直了没有?”

认识还不到五分钟就说得这麽肆无忌惮,看来小义是个厚脸皮、大大咧咧的人。

我没理他,又把目光投向小玫,这一次看到了她的裸臂,我暗自吸气,她的皮肤竟如此白嫩。凭这一眼和开始看到的那双黑亮的大眼睛,我做出了第二个结论∶她有双极美的脚。这综合了古龙和我的经验,古龙说眼睛大的女孩子脚一定好看,而从我以往的经验是皮肤白嫩的女孩子脚一定好看!

直了,下边直了,我的身体随着刚才的结论和再度移到小玫下肢的目光产生了生理变化。我转头看小义是否还在注意我,而小义竟已站起向小玫走去。

“坏了,他要先下手。”我心中暗想。

小义站到小玫旁边∶“嘿!我哥们喜欢你!”

小义的话让我又喜又怒,但转而生性不在众人前表露的我,竟被这句话弄得满脸通红。那个皮肤较黑的丑女也回头看到了我的窘态,使我一阵羞恼。而小玫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小义就低下头,没说话。

就在小义还想继续说点什麽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进了教室,随着他还进来了十几个男女生。看来老师同学都到了,小义也回到我旁边。

“你丫、你丫、”你丫了两声後,我也不知该对他说什麽,索性闭上嘴。

一阵嘈杂後,自称老马的老师开始讲话。老马是外语系主任,由於班主任未到,他临时客串。

“你信不信,这是一老色鬼。”小义似乎忘了刚才的事,开始对老马评论起来。我不理他。小义猛捣我一拳∶“跟你丫说话呢!”

“我操!你丫打我!”

“谁让你不理我。”

“废话!刚才你跑前边瞎递什麽骚呀!”

小义一脸坏笑∶“哥们还不是为你好,你凭良心说,刚才你是不是以为我要先下手?”

看着小义的坏样我也一乐,而心中对他洞悉他人的能力有了个初步了解。

老马注意到我们∶“後面两位不要讲话!”

“说谁呢你!”

小义大胆的回击引起了我和全班同学的惊异。而我为表示同盟关系,和小义一起将凌厉的眼光投向老马。老马没说话,但眼神丝毫不弱,火药味渐浓。老马先退却了,他最後一眼看的是我,这眼光让我感到报复的意思。(而後来老马还真让小玫吃了亏,这是後话。)对视中我发现老马是一个很英俊、很有风度的中年人。

在我和小义享受照眼(北京土话意为目光相互敌视)获胜的时间里,老马结束了他的讲话。90A班的第一次见面被我和小义搞得很紧张。之後我俩和同学们按步骤在校内完成了各项入学手续,而小玫是第一个离开教室的,我也没能在这天看到她,她似乎没办什麽手续就回家了。

“大学的第一天在紧张、兴奋中结束了。交了个朋友,多了个敌人,见到个姑娘。,姑娘的样子都没看清。”晚上在床上我想。

第二天早晨,早早来到学校的我,和同样早的小义懒懒的坐在篮球架下看着每一个进入学校的同学。我俩以柔和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女生,又已摇头叹气结束;以挑 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男生,又已洋洋得意结束。我们已经知道我们不会受到老生的威胁,他们中大多是书虫。而女生实在惨不忍睹。小义告诉我财经班有个女孩还行,她们班今天在本校有活动,所以没来,而那个女孩是他初中同学,准备在两星期内拿下。

上课铃声响了,而我还没看到小玫。

“走吧,进去吧!”小义说。

“等一下,来了。”我看到小玫急匆匆的走进学校。

终於看清了她的容貌,白皙娇嫩的脸庞、黑亮的大眼睛、微翘的鼻子、雪白的牙齿咬着红红的下唇,似乎是为迟到而着急。她的衣着和昨天一样,目测她约有162-165公分。她快速走过我们身边,没看我们。等她走进楼门,小义捅了我一下说∶“你怎麽不说话?”

为了不在新朋友面前掉价,我充满自信的说∶“你急什麽,我自有办法。”小义盯了我一眼∶“好,你有办法,我不管你了,上课吧!”“用你管?”我回应他,然後一起上楼去教室。上楼时小义告诉我小玫很漂亮,要不是昨天先见了财经班的女孩,他一定与我争。我则报以无所畏的微笑。

一个三十多的姿色平庸的女人是我们的班主任。在经过全班的自我介绍後,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小玫。

大学生活开始了,由於我和小义在第一天的表现,同学们开始都对我俩敬而远之,北京的几个男生甚至在宿舍分屋时把我俩隔到另一间和几个还没到的外地同学一屋。我和小义对此倒无所谓,因为我们晚上都回家住。而我和小义都有天生助人为乐的品格,在几个外地同学到来後对他们热情帮助,并迅速成为好友。

两个月过去了,我经常和宿舍的同学打篮球,大学四年的篮球运动使我至今保持强健的体格。

我发现这个班的北京学生对班级毫不关心,他们不参加任何活动,除了上课似乎与90A班毫无关系。小玫也是这样,而她也从不住校。[ 此帖被逸尘8在2014-02-20 21:21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