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 www.sewo999.com 网址发布导航 www.2011ks.com

【匈牙利舞曲】【作者:songwu16】【上】

加载中

2016/06/16首发于第一会所

  引子

  本篇改写自「匈牙利舞曲余泽民」。有兴趣的朋友可搜索下。

  原作者利用孩子的意外死亡来警醒女主对家庭婚姻的反思和回归,本人觉得非常虐心,所以未经原作者同意就改写,加色。

  原文标题,人物姓名都没有变动,故事情节变动。

  如果管理员认为此文有任何侵权或者违反相关规定的地方,请删除此文或发函告知。

  「中文排版专家」在win7无法运行,我在网上也没找到解决办法,所以出现排版不对的地方,请管理员和读者们原谅。

  =====================================================「我们离婚吧!」

  郁香冰第一次和佐尔坦发生关系是二月份的一天。那天谈成一笔大合同,晚上带着员工庆祝,韩钧早早地走了,佐尔坦送她回家,走到车边,冷不丁从背后抱住她,反复说着「香冰,你太美了」也许是情话撩人,郁香冰任凭佐尔坦的舌头在耳垂游走,在颈间盘旋,自己却无力挣扎,直到阴蒂传来阵阵快感,才忍不住呻吟起来。佐尔坦的肉棒给了自己无比的充实感,仿佛一切都不存在。

  原本以为只是片刻欢愉,谁知却愈演愈烈,自己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享受着佐尔坦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不对呀,妻子早上出门的时候兴高采烈的对自己说晚上有应酬。韩钧知道,妻子所谓的『应酬』就是佐尔坦。郁香冰在经期结束之后的一两天都是夜里一两点,有时候甚至到三点才回家的,今天却十分难得的下午六点半就回到家。韩钧很是兴奋,忙了好几个菜,还把原本为自己准备的牛排让给妻子。

  吃完饭妻子破天荒的陪着两个孩子玩到十点钟,才把孩子们撵上床。

  妻子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脸上红扑扑的,一脸的兴奋。韩钧觉得今晚有戏,赶紧洗了澡,头发还没擦就来到床前。所以听到郁香冰说这话的时候,韩钧直接怀疑是不是听错了,又问了一句「什么?」

  郁香冰觉得今天太憋屈了:昨晚预定好的计划竟被彻底打乱了!

  自己原本只有五天的经期这次一直没停,直到昨晚才确定没了,不知怎么的就多了三天。这几天郁香冰没人时就给佐尔坦口交,佐尔坦却坚持不肯射精,说要把精液储存起来,绝不浪费,都射到郁香冰的身体里。

  自己昨晚知道没了就暗暗计划,这次可把佐尔坦憋坏了,要好好补偿他一下:

  上班间隙或下班后让佐尔坦先射一次,然后吃一顿烛光晚餐,晚上再由着佐尔坦的性子,把他这几天积蓄的浴火都清理干净!

  郁香冰下车前再次检查了早晨就精心收拾的妆容,脱掉平角内裤,换上蕾丝边的丁字裤,喷了佐尔坦喜欢的香水。佐尔坦到办公室汇报工作的时候,自己就微微张开腿,漏出性感内裤。佐尔坦心领神会,拉过椅子坐在自己旁边,慢慢伸头过来,微微的嗅着脖颈。伸出手指,送到郁香冰唇间,由着郁香冰舔湿了,在划过小腹,拨开内裤,把小穴摸得透湿,在缓缓探到里边,轻轻地来回摆动抽插。

  今天事情有点多,一直没找到机会,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办公室没别人了,俩人便急不可耐地拥做一堆,脸贴在一处,口鼻相封,下体相绞,不一会小穴就蜜汁欲滴,佐尔坦的肉棒也高高雄起。就在这时,佐尔坦却接到他前妻的电话,说小儿子从树上摔了下来,在医院就诊。佐尔坦只说晚上十点半前跟她联络,就抽身离开了。

  郁香冰说不出的郁闷,回到家,看着韩钧在厨房里进进出出,心里更是不爽:

  一个大男人,不出去工作,全靠老婆挣钱养家,算什么本事。像个家庭主妇一样,还干的挺欢。吃完饭,郁香冰一边逗着女儿,一边等佐尔坦的电话。直到十点,郁香冰才在Facebook上看到佐尔坦发了一条他的前妻抱着孩子的照片,孩子的手臂上裹着纱布。佐尔坦说,孩子受伤了,自己心情很难过等等。郁香冰知道,佐尔坦今晚不会联络了。

  郁香冰躺着浴缸里,想象着佐尔坦进入自己身体,手指慢慢的抚摸着脸颊,划过颈间,挤压着乳房,最后停留在小腹,揉搓着阴蒂,把手指伸到小穴里,扣索着敏感地带。直到把白天积压的浴火发泄出来,才擦干净出来。

  躺在床上又想起佐尔坦的种种欢愉,下体又湿润起来,正在陶醉其间,看着韩钧兴致勃勃地擦着头发,郁香冰知道韩钧想干什么。可是自己答应过佐尔坦:

  自己的高潮都给佐尔坦,对丈夫则是能躲则躲,实在躲不了,也要糗韩钧戴套。

  还有,每月的第一次必须给佐尔坦,让他先在自己的阴道里射个痛快。

  望着兴致勃勃的丈夫,郁香冰一时没找到什么理由回绝,但是为了保证对佐尔坦的承诺,不禁脱口而出:「我们离婚吧!」其实话一出口,郁香冰就有些后悔,毕竟韩钧没错,是自己出轨。听到韩钧问她「什么?」,郁香冰压低了嗓子,轻轻地说了声「我们离婚吧。」听到妻子说出离婚的话,韩钧不由心里一怔,追问一句:「为什么?」郁香冰和佐尔坦好上了,韩钧是知道的。五个月前,三月十二,是郁香冰的生日,本来说好的,晚上回来一家人给她过生日,可是快到下班了,郁香冰打电话来说晚上要加班,直到夜里两点多才回来。回来后洗了澡,郁香冰好快就进入梦乡。也许是睡了一觉的缘故,韩钧怎么也睡不着,一边轻轻地抚摸着老婆光滑的肌肤,一边感慨万千:老婆在外面打拼,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香冰真是太辛苦了。摸了一会,老婆翻过身,抱住他,嘴里嘟囔了一句,韩钧听着非常清楚『佐尔坦』。

  后来韩钧就留意起来,发现郁香冰除了经期的那几天,基本就没准点回家过,理由无外乎三种:加班,应酬,出差。

  即便这样,韩钧心里也从来没有离婚的念头。一则自己现在一点收入没有,老婆是家里的经济命脉,离了婚孩子咋办?二则结婚也快有二十年了,感情还是有的,比如即便香冰晚回家,也总是找各种借口,不会一声不吭。而且除了出差外,多晚香冰也会回家睡觉。韩钧觉得香冰玩几年腻了,还是会回来的。

  要说出离婚理由,郁香冰还真的说不出来。论工作佐尔坦是比丈夫好过千百倍,可丈夫在国内的时候也是小有名气的画家,还上过央视,只是外国人不喜欢水墨画,丈夫的画才卖不掉而已。论长相佐尔坦是高点,帅点。可丈夫也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年轻时追求者众多,自己也是费尽心机才嫁给他的。加上这些年丈夫陪着儿子骑车游泳,身材也没走样。唯一差别就是和佐尔坦做爱时是享受,而和丈夫做的时候简直是应付差事。郁香冰知道这点万万不能说出口,她知道这对男人来说打击有多大。

  沉默一会,郁香冰才轻轻说道:「我和佐尔坦上过床了。」「我知道。」韩钧很快回答。「上过床也不代表什么,佐尔坦会干事,在布达佩斯人头熟,钧香公司离不开他。对公司尽心尽力,工作上也比我好得多,不像我,一点忙也帮不上,还给你添乱,害的公司损失了一大笔钱。再者,外国人吗,性能力要高一些,你享受享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丈夫这么说,郁香冰心里好受不少。特别还说了『性』这个让自己难以启齿的问题,看着丈夫却不以为然的样子,郁香冰简直有点喜出望外了。

  聊胜于无,想想也有很久没和丈夫做爱了。郁香冰关了灯,在被窝里脱去内裤,扔在床下。韩钧本来就没穿衣服,见到此景,把毛巾丢在一旁,跳到床上,抱着妻子的脖子,就吻了过去。郁香冰偏下头,韩钧只吻到脸颊。右手没在脖子上停留,直接向下摸去,堪堪快到小腹,还准备向下探索,却被郁香冰两手死死抓住。

  「你真的不生气?」郁香冰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道自己一时糊涂,差点露了马脚。

  三月十二,丈夫说晚上多准备几个菜,为她庆祝生日。临下班的时候,佐尔坦说给她准备了一份生日大礼,就在自己身上藏着,郁香冰摸遍了佐尔坦全身,也没找到。佐尔坦脱下裤子,把小腹露出了,只见毛全剃光了,在上面刺了三个中文字『郁香冰』。

  佐尔坦说,今后这个阴茎归郁香冰所有,所有的抽插必须在郁香冰阴道里进行。

  所产的精液也归郁香冰所有,所有的精液必须射到郁香冰阴道里。

  郁香冰握着坚挺的肉棒,小穴的泉水流个不停。晚上没回家过生日,含着自己的宝贝,直到精疲力竭。那晚佐尔坦也剃光了自己的阴毛,兴奋不已,把自己弄得四五次高潮。

  过两天觉得胯间扎得慌,佐尔坦说没事,现在有永久脱毛,就这样脱来脱去,自己的下体是光光滑滑,一毛不剩。

  「我发誓,真的没生气。」韩钧手停下了,贴在额头「刚刚发现的时候,我是很不痛快,可后来我想明白了,人活一生,草木一秋,要是不多经历点什么,也对不起自己。再说我要是真的给不了你幸福,就还你自由。」郁香冰就势把韩钧按在床上,「别动,今天我来。」说着,左手往下一探,摸住肉棒,拿出套子给韩钧戴上,身子就坐了上去。

  韩钧好长时间没做,肉棒硬得很。郁香冰小穴里湿湿的,居然很有感觉,不由加大了摇摆力度。小穴一烫,韩钧便禁受不住了,立马缴械投降。

  事毕,郁香冰翻身下来,什么也没说,自顾背对着他睡倒。韩钧去卫生间清理回来。

  看到妻子这样,暗暗气馁:又差了一点,为什么每次就差一点,为什么每次都不能把香冰带到高潮。心里有愧,手就伸过去安抚下。郁香冰感到手伸了过来,连忙伸手去挡,可能因为累了,竟然慢了半拍,韩钧直接摸到了小腹,郁香冰暗叫不好。

  「怎么,怎么有些怪怪的,怎么毛都没了?」

  「哦,这地方起了癣,毛刮了好搽药。」郁香冰早已想好答案,随口应付。

  「我看看」韩钧很着急,连忙开了灯,掀开被子。

  「别看,别看」郁香冰也很着急,双手死死捂着。

  韩钧分开郁香冰的双手,小腹果然一根毛也没有,可是小腹上多出了一行字母。

  这是一行红色的字,只有几个字母,字母刺的很大,几乎占了小腹的下半边,有个字母都连到了阴蒂上。

  韩钧俯下身子,想要看清楚,可是怎么也看不清。那一个个红色的针眼,就像一块块砖头一般,向眼睛砸来,只砸得头脑嗡嗡作响,像要爆炸一样。

  郁香冰坐了起来,看着韩钧的身子就像煮熟的面条一样,一点一点滑落,一直滚落到床底,也不见韩钧做出任何动作,没听见韩钧发出任何声音。也不知道沉寂了多久,韩钧才抬起头,对着自己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离婚吧。」

【完】

字节8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