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 www.sewo999.com 网址发布导航 www.2011ks.com

【御女心经】【作者:不详】【完】

加载中

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8-11 22:25 编辑

请各位注意2个事情:
1.本文从文本文件转帖,可能有遗漏。如果有,请提出来,我找找加上!
2.本文确实是我自己觉得百看不厌的精品,希望大家帮忙顶顶,不要让他沉了!谢谢大家了!


御女心经 第一卷蓝衣少年第一章艳遇


  风月国五十多年前的商氏叛乱之后,内乱一直不断,以商氏被诛九族而终。叛乱之前的风月国最大的家族,从此灰飞烟灭。

  三年前的一次皇位之争,更添新乱。最终以司徒世家为首的新皇派胜利,拥立由平民出身的王妃所生的王子为帝,年号顺天。十三岁的皇帝不能独政,(风月国,十六岁为成年,可独政。)司徒业自封为摄政王,干涉朝政,虽没有公开造反,但野心路人皆知,朝臣虽不满,但敢怒不敢言。

  由于长期战乱,武风盛行,此时天下略为太平,正需文人能士,为国效力,百废待兴。

  顺天三年,重开科举制,从者如云。。。。。。

  新月如钩,离洛城还有三里之遥,王乐乐已经困的闭上了眼睛,只是他的双腿还在无法休息。一张还未脱稚幼的俊逸脸孔带着深深的疲倦,嘴角挂着懒洋洋的苦笑,若有人看到,定会大叫一声“好迷人的娃娃”,其实他早就不是娃娃了,虽然才16岁,但身高一米七五,身材修长,健壮的身体外,穿着浅蓝色长衫,背着一个很小很小的书箱,书箱里面除了笔墨之外,还有数本手抄禁书。比如《明月阁的女人》,《宫庭秘史》《小桃红自传》等等。

  “他娘的,该死的偷马贼,害得我步行两百多里,要是被我逮着,非让他尝尝我的新药‘极乐散’的味道,嘻嘻!管他是男的女的,把他绑到树上,喂他一颗‘极乐散’,不,喂他两颗,哈哈,那救生不得,救死不能,如不能及时交合,肯定会血管爆裂而亡,赤红的血雾喷上天空,一股一股的,那情景一定很解气。。。”谁也想不到,这个满脸稚气,还挂着人畜无害笑容的俊哥儿,却想着无比狠毒的事情。

  夜风徐来,衣衫乱舞,黑发微微飞扬,他突然睁开眼睛,星目闪着醉人光茫,却贼溜溜的左看右看,黑乎乎的周围没半个人影,便急步跑向小道旁的树林里,躲在一棵大树后,只听一阵水声和口哨声同时响起,王乐乐舒服的长出一大口气“好爽呀”!

  提上裤子,长长的伸个懒腰,那深深的倦意,忽地消失殆尽,只是那嘴角懒懒的笑意仍在。

  “咦?”他听到树林深处传来得意的人语声,贪玩好奇的心性使他往声音的地方慢慢靠近。

  “哈哈,真他妈的走运,还没到洛城,就碰到如此娇美的娘们,二弟,这次该我先上了”

  “大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哪次都是你先上,这次也让我喝喝头渴,这娘们还是个处,干她一次,就是少活十年,我也认了。”

  王乐乐离他们不及五丈,淡淡的新月,越发明亮,照在疏稀的林木上,投下斑斑阴影,说话的是两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獐头鼠目,脸色腊黄,身高不过一米五六,还略略有些驼背,在他们身后,躺一黑衣女子,乌发凌乱,看不清容貌,但身材修长丰满,凹凸有致,黑衣黑裙,粘满了血污,只是衣衫破乱,粉红的肚兜露出半边,肌肤如雪,口中不断发出呢喃的呻吲声,如泣如诉,在草地上不断的颤抖扭动。

  王乐乐明白这是中了春药后的症状,而且身上还带有严重的内伤。暗骂一声“妈的,和我家老鬼一个德性,搞什么不好,非要采花,那老鬼现在身残志坚,仍然在搞采花方面的研究,搞出很多害人的春药来,兴好阳根被人削去,不然江湖中的美女可就倒大霉。”

  那汉子又道“咱们磷山三鼠混到今天不易,唉,我这做大哥的今天就让着你吧,快些行事,那骚娘们快不行了,这黑夜花王的合欢散,果然名不虚传。”

  另一人大喜,道“哈哈,谢谢大哥,小弟一定不忘大哥的恩情。”

  合欢散?黑夜花王?王乐乐开始郁闷了,那个自称“黑夜花王”的老鬼果然有些名气,那老鬼曾经对他说过,江湖中用的春药,百分之八十,是由他研制出来的,不过他的合欢散哪有我的新药极乐散好处多。

  场中突生变固,老二刚想扑往那女人,就被点住穴道,恼怒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和老子争,你不想活了是吧,你知道老三是怎么死的吗?哈哈,不错,和今天一样,居然和我争先后!一般的女人怎么争都无所谓,但漂亮的女人,嘿嘿!”

  老大如钢钩的手,已牢牢的卡住他的脖子,作出很怀念的思索表情,道“杀老三是为了两河帮的帮主夫人,不过那女人不及今天这个的十分之一,所以你也得死。”

  老二突然觉得浑身发冷,就像被毒蛇缠住咽喉一样,眼珠突出,力量也渐渐消失“饶。。。饶命。。。”

  老大阴冷一笑,猛然加大手上的力量,把他的喉咙捏碎,磷山老二像泥巴一样,软在草地上,死不瞑目的结束了短暂而罪恶的一生。

  王乐乐突然想看看那地上的女人,想想看看究竟怎样的女人能让人手足相残。

  那汉子心情大爽,终于没人和他争地上的女人了,他可以安心的享受了,得意的嘿嘿真笑,脱掉外袍,露出削瘦精壮的上身,驼背看的更为明显,一转身,突然发现有一个书生模样的俊美少年站在他身后,穿着蓝色长衫,背着很小很小的书箱,懒洋洋的冲他笑。

  那少年是那样的可爱,那样的俊俏,是那样的飘逸,而且还好像不会武功。

  可为什么会感到恐惧呢,那汉子想不通,看着那少年的笑容,再凶狠却的人也怒不起来,他突然也想礼貌的冲蓝衣少年微笑。礼貌?微笑?天哪,我杀人如麻的磷山三鼠的老大,怎么会想到礼貌,微笑呢?

  想不到不要紧,因为他已经笑开了,虽然笑的很难看,甚至有些吓人,但毕竟笑了,长长的,黄黄的暴牙,露在新月的寒光下,王乐乐痛苦的邹邹眉头,暗叹一声“笑的真丑!”

  乐乐缓步向他走去,五步,四步,三步。。。那汉子突然尖叫一声,急退两丈,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暗道“此人好生古怪,明明看不出他有功力,却能无声无息的走近我身边,真邪门!”惊恐万分的瞪着乐乐,道“你,你是谁?”

  果然是专业采花的,轻功不错,只是干嘛做成这种害怕的模样,好像是我要强暴你一样,乐乐不断的摇头,显然很不满意那汉子的做法。

  乐乐不理他,细细打量地上的黑衣女子,黛眉弯弯,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因中春药,春眸中弥漫着无限的欲望。粉嫩而小巧的鼻子,冒出微微香汗,红润的樱唇,鲜艳欲滴,贝齿轻咬,如玉笋的小手轻抚散乱的乌黑秀发,更添淫靡风情,冰雪般白美修长的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诱惑。肩若刀削,酥胸饱满坚挺,蛮腰纤细动人,美体修长,肚兜已快被她撕掉,半抹酥胸已然露出,如羊脂细美。

  怎会有如此的年青妩媚的女子,乐乐禁不住狂吞几下口水,看她呼吸急促,俏脸潮红,再加上她有严重的内伤在身,如不急时“救治”,恐会烧伤心神,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变成白痴,那就太可惜了。

  那汉子见乐乐不理他,顿时火冒三丈,怒火战胜恐惧,吼道“兀那小贼,再不速速离去,我就要你死无藏身之地!”

  乐乐白了他一眼,喃喃道“喂,导演,这个跑龙套的太多话了,从开场我还没说几句呢,他老抢我的镜头!”

  导演的声音从草地上穿出来,陪笑道“把他毙掉,不就爽了,哇,到时整个世界就清静啦!”

  乐乐无奈的点点头“唉,还得自己动手!”



[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6-05-17 09:26重新编辑 ]